icyblack

渐行渐远

【奥特曼】Please don't go

预警:

#我胡汉三回来了,改变了片头预警,而且依旧很菜

#很莫名其妙的文,慎

#ooc注意

#拟人

#切勿当真

 

 

“Nobody ever knows

Nobody ever sees

I left my soul

Back then,no I'm too weak.”

 

繁华城市的中心,分不出白天黑夜,在这里,一切都是霓虹灯的色彩,耳畔一直都回想着人群的喧闹,鼻腔里时刻充斥着烟与酒,还有浓郁到作呕的香水味。

舞台的中央,聚光灯照耀的中心,一个少年正卖力地高声歌唱。

台下一位端坐的黑衣老板,正盯着这个少年目不转睛地看。

汗水打湿少年的发梢,贴在脸上,一滴滴地往下淌,薄薄的衣服已经贴在了身上,透露出修长的身姿,迷离的双眼十分吸引人,偶尔的一瞬桀骜不驯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随着曲调的高昂,他的歌声也越发地吸引着听众的灵魂,吸引着每一位经过者的目光,在那一瞬间,他就是全场的焦点。

然而在达到高潮的那刻,突然响起的枪声打破了这看似的宁静,暗潮涌起,掀起了巨浪。

悲鸣和呼喊,怒吼与咆哮,玻璃的碎裂还有倒地,场面一时间十分地混乱。

但这一切都影响不了台上高歌的人和台下聆听的黑衣老板,即便子弹从他们身旁擦过,他们也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仿佛周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一曲终了,战斗结束,带着轻伤的队长用枪抵住黑衣男子的头,厉声喝道。

“贝利亚,我们以贩卖违规武器的罪名,将你逮捕!”

 

端坐在审讯室的贝利亚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作为这里的头号公敌,进来时自然是挨了不少“款待”,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不过考虑到贝利亚的所作所为,也是应当。他只是在考虑,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以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审讯室门上的玻璃外能看到那些个无奈的人,低着头在讨论着什么,队长偶尔看向门内,和他对视,会愣一下,随之回头。

贝利亚不禁有点感慨岁月蹉跎,眼前的这个人孩子真是变了很多,当然,自己也变了很多。曾经的事情仍历历在目,那些记住的与未记住的,也都过去了。

他早就离开了。

过了一会,门开了,队长走了进来,在贝利亚的对面坐下,一言不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贝利亚先开了口,打破了这场僵局。

 

“你打算就这么坐着吗佐菲,什么也不问?”贝利亚的眼神里什么都没有,佐菲也是。

“我们想知道的已经通过赛罗得知了。”佐菲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他早已不认识眼前的人了。

“原来他叫赛罗。”

“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记得你没问题的。”贝利亚的嘴角是上扬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笑意。

对于佐菲来说,他早就是外人了。

“我这不是问句。”佐菲垂下眼,“答案我早知道了,只是重复一遍而已。”

贝利亚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响,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最后佐菲叹了口气,敲了敲桌子:“我们都希望你不要走,但那也是不切实际的希冀。”

 

“Most night I pray for you to come home

Praying to the god

Praying for my soul.”

 

佐菲走后,贝利亚不记得一个人在审讯室里坐了多久,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过来的必要,那个赛罗很优秀,能让他被抓就意味着佐菲已经知道了几乎全部的秘密。无聊的他只好一直在哼歌,哼着被捕前听的最后那一首。

贝利亚不喜欢这首歌,但眼下他只记得这一首的旋律了。

突然,门开了,一个少年走了进来,径直坐到贝利亚面前。

 

“你就是赛罗?”贝利亚再一次打量起这张看过很多遍的脸,“能潜伏这么久,真是厉害。”

“我只是想为父报仇。”赛罗不理会对面的人地称赞。

“谁?”贝利亚好奇是谁培养出那么优秀的人。

“赛文。”

 

他记得赛文,那是个优秀的卧底,潜伏了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甚至坐到了贝利亚的第二把手的位置上,只可惜,为了保护同样也是卧底的弟弟自愿暴露自己,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但他也记得赛文为了事业,在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婆之后,服从了贝利亚的命令,又把自己的儿子抛弃了。虽然不知道眼前的赛罗是怎么样活下来的。

 

“你父亲很优秀,为了事业抛弃了一切。”

“我知道,”赛罗面无表情,真相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愿意多说,“他被杀的时候,我就在台上唱歌。”

 

贝利亚仔细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那天的赛罗,也唱着同一首歌,看着自己的父亲,唯一的亲人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疑到恩了下去,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赛罗,血溅高台也面不改色,依旧在台上高歌,走下来的时候连眉头也不带皱,真是可怕的父子。

 

“你也很优秀。”贝利亚点了点头。

“我希望他能知道。”

不用说贝利亚也知道是谁。

“你为什么要背叛。”赛罗询问着,“你曾是我们的一员,已经起誓了要守护光明又为何背离自己而去?”

“我的死刑在什么时候?”

“回答我的问题!”赛罗猛得拍桌,重响回荡在这狭小的空间,像把大石头丢进池塘,激起层层浪花,泛起涟漪。

“你会知道的,等你也到了黑夜里,你就会知道这白昼是多么的短暂。”

“我不会的。”赛罗很笃定。

“即便你父亲抛弃了你,差点就使你命丧黄泉?”

“这不一样。”赛罗深吸一口气,拳头捏在了一起。

“你们连梦比优斯都无法说服,哪里来的自信?”贝利亚带着戏谑,赛罗一个没忍住,揍了上去,在贝利亚面门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直接导致了门外的警告铃响了。

“看起来你违反了规定,怎么,是佐菲放你进来的?”贝利亚咽下了嘴里的腥甜,扭回头。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然后赛罗就离开了,重重地摔上了门,门后,是安慰的佐菲和低着头失落的赛罗。

贝利亚笑了笑,说中了。

 

“Now please don’t go

Most nights I hardly sleep

When I’m alone

Now please don’t go,oh no

I think of you whenever I’m alone

So please don’t go .”

 

贝利亚最终被判处了死刑。

子弹打入大脑的一瞬,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佐菲,想起了那时候的肯,想起了后来的自己。

这不是他第一次死了,也决不会是他的最后一次。

黑夜将是他永远的归宿,将是他的栖身之所。

 

赛罗看着贝利亚倒下的瞬间,想到了刚认父子的赛文,想到了决绝离开的梦比优斯,想到了现在的自己。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证死亡,也不是他最后一次。

他永远忘不了赛文倒下时的眼神,自己发颤的腿,强忍的泪。

他永远不会走向黑暗,他会留在白昼,这亮到连影子也不曾存在的白昼。

 

If you don't go.

Please don't go.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