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black-旅游中

佛佛佛佛佛佛佛佛

最近在旅游,暂时没法更新,十分抱歉……😂

【赛梦】在荒凉的边际

碎碎念:
1.感谢来自@凹凸曼没有玻璃心 的点梗
2.赛梦,狮虎骨科,佐希有
3.OOC!!!!不虐放心
4.和高考的“被需要”有一定的区别,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鬼东西!慎点!!!
5.以上,请多关照



#建议配合《WHITE OUT》-XAI食用






“这里是……接到求救信号……已经赶来……请……保护好自己……”

这是梦比优斯不知道多少次独自聆听这段录音。
救援签名传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么断断续续,还有着杂音,但是赛罗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明显,沉稳又略带一丝的紧张。
这是被敌人围困于此,那漫漫长夜里梦比优斯唯一的慰藉。

在接到梦比优斯发出的求救时佐菲立即让赛罗率领一支小队前去支援,但无奈战线扩大迅速,战斗愈发激烈,导致赛罗无法及时赶到。
他们已经被困在这个荒凉偏僻的地方许久,一连数日都无法前行。
纵使是梦比优斯这样的性子也有些急躁了。
身边的战友都是人类形态,为明天的突破保存着力量,他自己也是,大家多多少少挂着彩但精神还算抖擞。
梦比优斯叹了口气,抬头看向深邃的星空。

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从一开始,它就从曾结束,不过是现在大规模爆发出来罢了。
黑暗的势力前所未有地集合,代表光明的他们也是如此。
混乱的平衡被打破,黑白的界限变得分明,彼此的争斗,在最后的最后,终归尘土和平静。
一切都是这么轮回的。
梦比优斯从未考虑过战争会持续多久,起码现在没有。
他现在只想快点到赛罗的身边去,听他用骄傲的语气说“要打败我还早两万年呢。”
他还好吗?
会不会又逞强了?
会不会太累了?
他还平安无事吗?
一时间思绪涌上心头,充斥着他的大脑。

“呦梦比优斯,换班了,你也稍微睡一会吧。”和梦比优斯一起行动的阿斯特拉突然出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着对他说。
“我就在这里吧。”梦比优斯挪了挪,给阿斯特拉空出一个位置,两个人就这么挤在一块大石头上。
“看你这么出神,是想赛罗了吧。不愧是小情侣呢。”阿斯特拉一调侃,梦比优斯都脸红到了耳根。
“嗯……”他不好意思地点头,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想就想了,又没事,我也想我哥,他现在还好吗。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
“是啊。当年训练赛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已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了,时间真快。”阿斯特拉顺势躺了下来,顶着一张年轻的脸说着老年人的话。

梦比优斯不禁笑出了声,摇了摇头。
时光飞逝啊,这么一说令他想起了他们刚刚交往那会的事情。
那时候的赛罗傲娇得要死,明明已经被看出来了还死活不肯承认,歪着个脸也不知道在别扭什么。
梦比优斯也是迟钝啊,笑呵呵地和赛罗相处,一点心机也没有。
真是傲娇撞上木头,无可救药。
若不是希卡利一番点醒了梦比优斯,这两只怕不是到现在都还没能牵上手。

“是啊,那时候我们都还在彼此身边,现在没了一个人和我吵架还有点不习惯呢。”梦比优斯也顺势躺下来休息。
“吵架?你们不是挺恩爱的吗?”阿斯特拉有些好奇。
梦比优斯虽然名义上是赛罗的叔叔,但两人实际年龄并未相差多少,因此玩得很开。两个人吵架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不是佐菲哥哥和希卡利发生分歧时的大吵。嗯……就只是闹别扭罢了。”梦比优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赛罗和梦比优斯在很多方面很相似,最大的一点就是两个人都不怎么在意自己的身体。
因为这事,两个人在交往后都不知道说了彼此多少次。这点在两个人同时执行任务时尤为明显。
他们彼此都想为对方着想,为对方出力,却往往事与愿违。
他们都想证明自己可以帮助他,自己是被需要的,可到最后总是落得个不高兴的结局。
他们也曾松开过紧握的双手,也曾试图冷眼相待,最终还是没能坚持到底。
他们深爱对方胜过爱自己,又怎么忍心离开。
只不过现在……

梦比优斯刚打算进一步解释,战斗就打响了。
不知道从何处出现了大量的怪兽,即使梦比优斯他们有所准备也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剑光飞闪,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
怪兽的鲜血和他们的光血交杂在一起,消逝。
身边的队友逐个倒下,不见了踪影,敌人如同杀不完一样无穷无尽,蔓延到大地的尽头,覆盖住了天空。
最后,只剩下了断了剑的梦比优斯和断了一只手的阿斯特拉背靠背面对着大军。

“没想到会在这里结束。希望下辈子还能和雷欧哥哥做兄弟。”阿斯特拉半开玩笑地说。
“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梦比优斯不知道还有多少队友活着,他们都被这怪兽大军给分割开来。
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只需要打败眼前的敌人,直至死亡降临即可。
他们从来不惧怕死亡,为了和平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他们只是放不下那个心中最爱的人。

“现在说遗言是不是有点早了小师傅!”
两个头镖飞速闪过,干掉了包围在他们周围的怪兽,在这个荒凉星球的边际,梦比优斯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
“想我了吗,小叔?”赛罗插着腰,看着一脸惊喜的梦比优斯。
“想你了。”
“……什么嘛会发这么直接一点也不好玩……”被梦比优斯直率的眼神给盯得不好意思的赛罗红了脸,“我来带回家了。”
“嗯!”
这是这么久以来梦比优斯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他们都想证明自己是被需要的,可到头来,这一切却证明他们早已是彼此无法替代的存在。



【赛捷】任务与恋爱兼得

碎碎念:
1.感谢来自@Rikudla梦崽 的点梗
2.赛捷
3.OOC沙雕文,逻辑崩坏!谨慎观看!!!
4.以上,请多关照



1
“佐菲队长!”

正忙于工作的佐菲听到身后的呼唤,转过身来。
前来报告工作的是最近刚进警备队的新人,名叫莱特,“light”,意为光明。
虽然战斗经验尚且不足,但是个聪明开朗的孩子,学习起来很快,加之努力异常,因此备受瞩目,也得到了很多的赞扬。
不过他本人十分谦虚,不肯接受这些评价,一边微笑一边说着“自己还需要多多努力”之类的话。

“辛苦了,前往地球的工作怎么样?”
“嗯……还行……”莱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句完整的话。
“发生了什么?”佐菲见这个莱特脸色有些不对,担心是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啊,不,没有……”小战士连连摆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从头报告一遍吧。”
“是。”


浩瀚无边的宇宙中划过两道光,转瞬即逝。
“地球啊,好久没回去了呢。”捷德满是期待地说着。

在贝利亚被干掉的多年后,捷德就住到了光之国来。
一是这里的前辈曾多次邀请他回来,加之他作为贝利亚之子,即使是在地球长大的,也不能否认光之国是他的故乡;二是因为自己拥有奥特曼一族的力量,寿命与地球人完全不一样,长时间留在那里的话,自己不怎么变化的容貌会引起许多注目;三呢,则是因为赛罗。
最终事件过后,赛罗本已经没有必要再过来了,可他还是经常跑过来,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借口拉捷德出去玩。
他们虽然一次都没有表白过自己的心意,但捷德知道,他喜欢赛罗。
他喜欢赛罗的率真,阳光,无论做什么事都一定会坚持到底,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轻言放弃,他喜欢赛罗开朗的笑容。只是捷德现在没有勇气告白。
所以他选择来到光之国,也是为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更近一些,然后说出那句他想了很久的话。

“想你的朋友了?”赛罗打趣着。
“说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不过都这么久没回去了,恐怕他们早已经……”说到这里,捷德有些伤感。
“无论怎样的生物都难逃一死,哪怕是我们。不过别担心,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赛罗说着,一下子冲到前面,“快点跟上来,别掉队了。”
“哼,想甩掉我你还早我两万年!”
“啊,你模仿我的台词!”

2
“我当时在地球执勤,不料敌人竟然联手,我寡不敌众,发出了签名,感到的是赛罗前辈和捷德前辈。”莱特认真地报告着。
“嗯,我看到了签名。然后呢?”
“然后……”莱特面露难色。
“他们没有认真工作?”
“不不不,前辈们很认真,我也学到了很多,只是……”
“只是什么?”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赛罗和捷德原本在其他地方巡逻,突然看到了来自地球的求救签名,正好他们离地球最近,就赶忙飞了过去。
赶到的时候,一个浑身遍体鳞伤还坚持在那里的战士被一群怪兽包围,情况危急。
“喂,你没事吧?”赛罗一脚踢开怪兽喷出的火球,落在他身边。
“还能站起来吗?”捷德刚想去拉他,小战士就因为时间到了恢复成了人间体状态,不过看起来还不错。
幸好他们及时赶到。

“看来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赛罗手拿着自己的双镖,和捷德肩并肩。
“赛罗哥哥是害怕了吗?”捷德也摆出了自己的招牌动作。
“怎么可能。想打败我还早两万年呢!”

再一次站在熟悉的土地上,捷德有些感慨。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不成熟,和敌人战斗的同时也导致了许多建筑物被毁。
时过境迁,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菜鸟,在和赛罗完美的配合下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
这巨大的进步除了自身的努力,还有赛罗的指导。

不过在战斗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最后一个敌人死亡前突然吐出了一个毁灭光线,直指赛罗。
捷德一把推开他,击中的瞬间就消失化成了人间体。

“捷德!”眼看着捷德消失,赛罗有些慌了,变成诸星真的模样去寻找他。

3
“捷德负伤了?我没听说这个?”
佐菲有些惊讶,惊讶之余还想着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跟梦比优斯学坏了,一个个受伤了都不肯说,我又不会批评他们,真是。找个时间要说一下这个问题了。

“不是什么严重的伤,消失只是因为时间到了。但是出于各方安全考虑,两位前辈打算留几天再走。”小战士赶忙解释。
“的确,大量的宇宙人和怪兽出现在地球绝非偶然,是有必要留下来调查一下。继续说。”
“重点是这以后……”小战士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了下去。

“赛罗哥哥我真的没事,当时消失只是时间到了而已。”
“那你也得待在这里,调查的事情交给我。”
“为什么?我也是战士。”
“你是伤员。”
“所以说我根本没事啊!”

莱特尴尬地看着眼前两位前辈吵得不可开交,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这两位他都很尊敬,帮哪边都不是。
他突然有点明白自己名字的含义了。

“你走路都不稳了还说没事?”赛罗,不,诸星真气得眉毛都倒立了。

他不愿意看到任何人受伤,尤其是捷德。
虽说捷德是他宿敌的儿子,但他和贝利亚完全不同。
赛罗承认自己一开始只是因贝利亚之子这个身份而对捷德产生了兴趣,但随着时间的推动,越发深刻的交往,他开始喜欢上了捷德。
他们都有一个奇怪的老爹,虽然捷德的父亲要更为恶劣;他们都不轻言放弃,遇事不可坐以待毙。
他喜欢捷德,这份喜欢来得悄无声息。
所以即使在捷德可以独自保护地球的情况下,在捷德能够独当一面的情况下,赛罗也常常利用空余时间跑来捷德这里玩。
他想和捷德多待一会儿,直到他能爽快地说出那句话。

“我根本没有,是地板不平!我也是个战士!”捷德,哦是朝仓陆,也争得面红耳赤。
“不管怎么说我是这里唯一完好的人,你们两个就给我留在这里!”赛罗说完气鼓鼓地走了,留下同样气鼓鼓的捷德和不知所措一脸懵逼的莱特。

哇,我真的好尴尬啊……
莱特此刻十分想回家,他想妈妈。

4
“在接下来的任务分配中赛罗前辈和捷德前辈发生了巨大的分歧,两个人吵了一架。”
“你怎么做?”不知为何,原本应该枯燥无聊的任务报告愣是被莱特说得生动有趣,让佐菲饶有兴致。

其实他们兄弟几人早就看出来这两个年轻人不简单,连最为迟钝的梦比优斯都看出来了。
这偏偏最关键的一步进行不下去,当局者不急,看着的人都快急死了。
可感情这东西只能等它水到渠成,催不得。

莱特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捷……呃朝仓前辈?”莱特小心翼翼地跟在朝仓陆身后,轻声询问。
诸星真前脚跟刚走,朝仓陆后脚跟就溜出去了。莱特考虑了一下,跟在了朝仓陆后面。
“不。”朝仓陆很坚定地拒绝了,“还有,叫我小陆就可以了,不用这么拘谨。”
“嗯,小陆……我们还是回去吧,赛罗前辈也是不想你受伤。”
“我没事。再说了,我只是想帮他而已。”朝仓陆还在闹别扭。
莱特有些无语,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概就是指这种情况吧。

“前辈你喜欢赛罗前辈吧。”
莱特突如其来的一句询问把朝仓陆问得定在了原地。

“我只是……崇拜那样辉煌的他,想留在他身边,尽自己所能地帮助他。”
“我希望自己能与他并肩作战,得到他的认可。”
“而且说起逞强,他比我还要能装。”
“我想和他在一起。”

朝仓陆说了一大堆心底里的话。
那是他想了很久都没能启齿,只好封存起来的东西。

“那告诉他不就可以了吗?把你真正的想法告诉他,想必赛罗前辈也会明白的。而且我觉得,他这么看重你,说不定也是喜欢你啊。”
朝仓陆有些惊讶地看着莱特,随之回头。

的确,不能再拖下去了。
是时候鼓起勇气,表达这一切了。

5
赛罗和捷德短暂的地球之旅很快就结束了。
调查结果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情况。
只不过他们两个刚到光之国就被委派去巡逻,理由是“在任务期间谈恋爱。”

“这根本不公平!我明明完美完成了任务啊!凭什么?还有究竟是谁说我们在任务期间谈恋爱?”赛罗气鼓鼓地在宇宙中穿梭。
“我们没在谈恋爱吗?”
“我的意思是谁说出去的?你重点不对吧?”
捷德哈哈大笑,“这不也挺好,可以多在一起一会。”
“哼。”

得知了两人被罚的莱特有些愧疚,毕竟是他说的这一切,最后还把自己也助攻了这一事实给隐瞒了。
可一想到当时在地球人两个人就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地打情骂俏,这股愧疚又悄咪咪地消失了呢。

不过,最终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呢。

【希梦】Platycodon gradiflorus

碎碎念:
1.感谢来自@辞九 的点梗
2.希梦花吐,但花吐描写的不多
3.一方死亡
4.内含拟人描写注意!
5.OOC
6.以上,请多关照






梦比优斯没想到在那么多年以后还能来到P星,还能见到这种星星点点的紫色小花。
多年来他有意回避这一切,试图让自己遗忘掉那个深爱着的人,那时的一切。
就让一切随花枯萎凋零,回归尘土。
但是现在,这股淡淡的清香又开始让他回忆起过去,那个以遗憾收尾的过去,还有那个蓝色的身影。

“梦比优斯?你怎么发呆了?马上要开始战斗了!”泰罗看梦比优斯望着大地有些出神,便拍了拍他,提醒他。
P星是个美丽的星球,因为这种紫色的桔梗花而出名。但是他们并不是来游玩,而是背负任务来的。
“啊啊,没事……”梦比优斯赶忙回过神来。
“你也不是一个新手了,千万不要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掉以轻心啊。”
“啊,嗯……抱歉,我会注意的。”

梦比优斯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其实来过这里,他把一切都藏在心底。
包括他和希卡利之间的关系。
地球是他和希卡利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而P星就是希卡利和他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他们彼此相爱,却从不吐露心声,只在夜深人静之刻,倾诉给自己听。
他们彼此相爱却从不走近,只是留出一个距离,就像在窄窄的小溪边互相凝望,却从不迈出那一步。

不说的原因,是当时不太平的状况。
宇宙何处都在上升的负能量,频繁出现的怪兽的侵袭,贝利亚的崛起,一些不怀好意的势力对光之国的虎视眈眈等等。
他们很强大,并且选择用这份力量去保护弱小,但是他们的敌人也同样难缠。他们所处的,并不是和平的光明之中,而是危机四伏的的阴暗之处。

如此紧张的局势下,一个是年轻强大的战士,一个是科技局的扛把子,他们的身份,不允许他们做儿女情长的事情。
所以两个人选择了沉默,让所有的所有,藏于含苞待放的花蕾,川流不息的河底。

他们因各种各种的科研活动一起到过各种各样的星球,看各种各样的风景。
P星是第一个,此后也去了不下三次。而不论哪次去,都会被漫无边际的桔梗花原所震撼。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很美呢。”梦比优斯发出由衷的感叹。
“这花和地球上的桔梗花几乎一样,只有细微的差别。”希卡利一边调查,一边回答。
“这个星球也和地球很像啊,就是略微小一点。”要不是还有任务,梦比优斯真想躺下来好好睡一觉。
“你知道桔梗花代表着什么吗?”
“知道啊,以前有听说过。”虽然是被真理奈和小好强拉着听完的。
“哦?说来听听?”
“永恒的爱。”
说完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寂静的星球上只有清风的呼声。
“希卡利,我……其实……”梦比优斯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那句想了很久的话。

[如果再不说,可能会没有机会了。]
这是他当时的预感,每每望着希卡利瘦长的背影,梦比优斯总感觉他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到那时,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别说了。”短短三个字,就打断了一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希卡利站起来,背对着梦比优斯。
“可是……”
“没有可是!”希卡利突然加重了语气,又变得柔和,“我在想的事情,和你一样。”
“我们想的是一样的,不是吗?”

是啊,一模一样,连理由都一样。
为了和平他们都能牺牲掉生命,不过是区区爱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是区区心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梦比优斯低下头,也转过了身子。
“不过,我会等着。等到风平浪静的那一天,等到我们不用再背负那么多的那一天。我会等着你。也请你,等着我。”
希卡利的低声细语一字不落地传进梦比优斯心中。
他没有回答。
根本不需要回答。
这是必然的结局。

紧接着,梦比优斯就被派到别处去进行长久任务,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
长久任务是艰辛的,每走一步都很艰难痛苦,历经险阻仍没有看见过尽头。
他们奥特一族被奉为神明,也只有神明自己了解自己也不过是凡人,七情六欲样样不少。
在最黑暗的时刻,梦比优斯也绝望过,他想过放弃,他想干脆就这么离开算了,他已经累得不想前行,身体也伤痕累累。
每到这时,指引他方向的就是希卡利的话。能让他拖着疲惫的身体,摸索着不知在何处的终点。
“等我”是他的奋斗目标之一。

无论如何,都要回去,回去拥抱他,和他并肩同行,回去,和他永远在一起!

可当梦比优斯再度回到光之国,得到的却是希卡利已经消失的消息。
他没有死于过度疲劳,也不是因为战斗,而是不知何时感染上的「花吐症」,这个起源于地球,十分罕见的病。
等到同行发现的时候,希卡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些桔梗花瓣。

梦比优斯对所有人都隐瞒了他和希卡利之间的点点滴滴,他把一切深埋在时间深处。
他从没去过希卡利的纪念碑,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
他切断了所有和希卡利有关的东西。
既然从一开始就假装没关系,那就干脆装到底。
梦比优斯还是梦比优斯,善良可爱,见谁都是温暖的微笑。
只是偶尔从梦中惊醒,会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他甚至都不会哭出声。
渐渐的,梦比优斯就遗忘掉了希卡利。

“对了梦比优斯,任务结束后你去佐菲哥哥那里一趟,说是有东西交给你。”
“东西?”
“是科技局那边发现的,说是给你的。”

科技局……难道和希卡利有关?

梦比优斯面子上无比冷静,内心早已波澜起伏,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很不是滋味。
拿到家里翻开一看,是一封信,还是地球上那种纸头形式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然保存了那么久。
引入眼帘的第一行是希卡利干净的字体:
[给我最爱的梦比优斯。]
后面的就是正文。

[梦比优斯,身体的状况越来越不好,几乎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我每次都会把咳出来的花瓣藏好,不让任何人发现,若是被看到了肯定会传到你那里,我担心会影响你,而这正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真是没想到说着要等我结果自己却提早离开了,我真是差劲。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甚至都实现不了承诺……
究竟是什么时候爱上了你的呢?地球上吗?也只有那里了。一开始我的态度还很恶劣呢哈哈哈,若是没有你,我是走不到现在的。不是被博伽茹干掉就是被复仇干掉。有时候在想是不是你才应该被称呼为“光”呢?
……
梦比优斯,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但我会尽全力等到你来的那天,我不想食言。
但要是我真的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了,我还希望你不要悲伤,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不要悲伤”听上去有些假,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在P星吗?
那一刻我真的想冲上去拥抱你,明明都已经觉察到对方的心意却无法回复实在太痛苦了。
可我忍住了,你也忍住了。
我很抱歉。
你也许不会原谅我了吧,不过还是要说。
……
还记得那天我问你桔梗有什么意义吗?
你的回答是“永恒的爱”。
这个是对的,但是还有一个,那就是“没有希望的爱”。
得了花吐症以后我吐出的花朵,就是桔梗花。
我不愿意相信但这也许正暗示着什么,暗示着我们结局。
……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再看你一次。
梦比优斯。
我想见你。]

好多内容梦比优斯已经不记得了。
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看完的。
只记得在读完后,他哭得很伤心,这是在希卡利走后,哭得最大声,最伤心的一次。

P星的全名,叫Platycodon gradiflorus。
桔梗花的拉丁文。

我也想见你啊,希卡利。

在扬州拍到的小鸟

我老jio着哥哥的头在哪里见到过,是猫咪吗?
后来我低头看了看我家狗把耳朵竖起来的照片
哦,博美

【奥特曼】失声

碎碎念:
1.运动型失语症
2.赛氏父子情,赛罗好像ooc了,慎看
3.胡扯的生物知识
4.接下来开始写点梗!
5.以上,请多关照



一切都只是源自一场战斗中的负伤。
从战斗开始直至负伤赛罗都没怎么把它放在心上,因为就和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是啊,如往常一样,为了保护其他生命,赛罗奋不顾身地挡下了敌人最后的一击。
如往常一样,命中脑袋。
虽不至死,但这么结结实实的一下直接把他给敲晕了,倒在地上。

天地在旋转,还有老爹的声音从远处飘来,模模糊糊的,就像隔着一层水,听不真切。
他想起身,尝试了几下,最终败给了眩晕感,这股感觉让他四肢无力。

“赛罗……没事吧……振作……”
赛文的脸在他的眼睛前面忽大忽小,看上去有些搞笑。
他也想帅气地蹦起来,比一个手势,潇洒地来一句“要打败我你还早两万年呢!”
但最终,他在赛文紧张里的怀抱和呼唤声中失去了意识。

昏迷期间赛罗一直在做梦。
梦见小时候的自己,在漆黑一片的世界里奔跑,他看不见周围的一切,只能向着自认为的前方,伸出幼小的双手,可知抓住了一片虚无。
好不容易逃出了那片黑暗,他又梦见了当年自己想要触碰等离子塔,被赛文给驱逐。
赛文冰冷的语气似利刃扎在他的心上,冰冻流下来的鲜血。
然后这一切又归于黑暗。

再次拥抱光明就是真的醒了过来,周围熟悉的一切告诉他这是银十字。
他的头很沉,隐隐作痛,试图起身发出的声音吵醒了身边睡着的人。

“赛罗!没事吧,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赛文听到一点响动就立马跳了起来,满怀关切地询问着赛罗。

我没事,我……

张开口想回应的赛罗这才发现不对劲。
自己说不出话。
所有的话语被狠狠地砸在地上,打碎,分散在风中,转化为低沉,毫无意义的哀鸣。
他没发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他不能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
他能听懂,但是他不能说。

声音对于这个已经只有石膏脸的奥特曼一族来说尤为重要。失去了表情这一表达情绪的媒介,他们就只剩下肢体动作和语言了。
而现在他连语言都没有了。
发现赛罗的急躁后,赛文马上安抚了一下他,并让他躺下来休息。

“你现在还不能说话,不过过一会应该就好了,安心静养的话好得更快。”
赛罗歪着头看着赛文。
“奥特之母说是伤到头了,只是短暂性的,不用担心。”赛文知道自己儿子想要问什么,“在伤好之前你都不用出任务了。”

什么?!

刚躺好的赛罗一下子又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很是激动。
“这不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其他人。不能说话你怎么交流?”赛文企图把他再次摁回去,可惜失败了。
[我可以用念力交流!]
“开什么玩笑,念力怎么可能能用那么长时间!”
[但我起码能交流,用不着会说话!]
“胡闹!万一出了状况你没法用了呢?万一念力也不能传达到呢?身体还没好就上战场绝对不可以,这不是玩耍!”
[但……]
“没有但是!你就给我呆在家里,等好全了再出任务。”
赛罗生气得扭过头,这个动作看上去非常幼稚。

“不要乱跑了赛罗,拜托了。”
也许是被赛文眼中的真切和担忧给盯得不好意思了,赛罗勉强点了点头。

照常理,赛罗绝不是个闲得住的主,更不会好好听话,偷溜才是他一贯的风格,可这回却破天荒地乖乖呆在光之国,哪里也不去,听从赛文的话,好好休息。
毕竟他从没见过老爹这个样子,急切而恳求。
既然当时答应了,那就要好好做到。可没有任务的生活简直无聊到爆炸,他也就坐在广场中央发呆,看人来人往。

“赛罗?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清亮的嗓音呼唤着他,不用去看就知道是梦比优斯。
赛罗没去看他,装作没听见。
“想不到这次你还挺听赛文哥哥的话。”梦比优斯也不在意,干脆坐在赛罗身边,“一个人很无聊吗?”
[我有些后悔答应了我老爹不去出任务。]赛罗托着脸,很是无奈。
“为什么?”梦比优斯好奇地看着他。
[因为我可以用念力交流啊!就像现在,不用语言也没问题的!]
“你很看不起语言吗?”
[一开始有,知道我意识到可以用念力代替。]
“那也不能长久代替啊,语言还是很重要的,他能干很多事呢。”
[比如?]
“撒谎。你上次出任务是带着伤的吧,特意瞒着赛文哥哥没说吧。”
[你怎么知道!]赛罗惊讶地看着他。
“我怎么会不知道。”梦比优斯起身,稍稍走了两步,“我也经常这么骗希卡利,我怎么会不知道。”
[……]
“语言能做很多的事情,它能传达很多感情,可别小看了它啊。”梦比优斯拍了拍赛罗的肩膀,“好好养伤,快点好起来吧。”

看着远去的梦比优斯,赛罗感觉心中有一些他说不出来的情绪。
论撒谎,梦比优斯绝对胜他一筹。
他的这个看起来平易近人的小叔和敌人打起来是一等一的狠,老是不在意他自己的身体,骗大家说自己没事,但实际已经快站不稳了。
希卡利为此说了他多少回,生了多少气,可就是不听。他的那种复杂的情绪,赛罗是见到过的。

老爹,会不会已经看出来了所以才不让我出任务?
毕竟我自己也是这样。
表达自己的情绪吗……
唉,这还真是……

他抬头看天,透亮的天幕后面,就是广阔无垠的宇宙,他们这些战士的归宿。


意外总是来的突然。
上次是赛文守着赛罗,这次就反过来了。
得知赛文受了重伤被送往银十字后,他就丢下一切,以最快的速度飞了过来。
病房门口坐着有些焦虑的佐菲,看见了赛罗才收回那焦虑,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现在还没脱离危险,还不能进去,你再等等吧,一定会没事的。”佐菲安慰赛罗。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
“和你上次一样,当别人的肉盾,只不过这回比你要严重。你放心,要相信银十字和赛文,一定会没事的。”
佐菲的后面半句赛罗完全没听,满脑子想着前半句和梦比优斯前几天说的话。

语言的重要,想要传达的感情,念力所不能及的地方。
我……

赛罗突然冲进病房,佐菲拦不及。
“等等赛罗别……”话未说完他已经站在病床旁边了。

赛文毫无生机地躺在医疗舱里面,明明前几天还在斥责他不让他出任务。
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会失去自己的父亲。
而他现在又表达不出自己的心情。
他无法将这情绪传达给赛文,他说不出话。
自己昏迷的那几天,老爹也是怀着同样的担忧吗?或者更甚于自己?
这些他都无从得知。
但是他不想就此结束,他还有好多话没说,不论是过去的话,还是未来的话。

“不要走……”
默立着的赛罗突然说出了三个字,把佐菲给吓坏了。
“赛罗?你能说话了!”
“我还有话想对你说,别走,老爹……”

佐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拍拍赛罗,安抚他的情绪。
无论赛罗如何厉害,拯救了多少星球,他终归只是一个相当于人类16岁的少年。
他承受的太多了,经历的也太凶险了。
这些都是他们一族得到了力量后愿意承担的责任,虽说是自愿的,可看到每每看到那些拼死奋斗的战士,奉献了自己葬生在异地的战士,大家心里都很复杂。
但是从不后悔做出了这个选择。

“傻儿子,我怎么会……再次把你丢下一个人……”
也许是收到了赛罗的呼唤,赛文居然醒了过来,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赛文!没事吧!”
“老爹!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下子感觉放松了许多。

“然后呢?你要对我说什么?”
佐菲看着窘迫的赛罗颇有些好笑,是时候该治治这小子的傲娇,让他明白坦率是多么重要。
“呃嗯……我……我……前些天在家无聊用头镖切菜把厨房台版给毁了。”
“……你是想把我气死吗?”

赛罗明白了语言的重要性,还是没明白坦率的重要性。

我解放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癫狂

【奥特曼】左岸右转(完整版)

碎碎念:
1.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写的大纲
2.朝仓陆个人,也许带点贝捷,也仅仅是父子
3.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4.想了想还是发个完全版,拖了很久终于写完了,虎头蛇尾吧……
5.以上,请多关照


如果梦境的深处,是你所期待的现实,你会选择留在那里吗?




很讨厌地被屏蔽,还解封失败,那么就走链接吧。这里放石墨链接,评论里文档链接


《左岸右转》全文点这里!

【奥特曼】儿童节礼物

碎碎念:
1.儿童节快乐,即便成年了我也要过(踩着尾巴发)
2.沙雕段子
3.赛捷/希梦/茹盖/杰高
4.OOC注意!!
5.以上,请多关照








1
“赛罗哥哥今天是儿童节诶!”捷德一路兴奋地小跑到赛罗面前,似乎在期待些什么,眼睛里都能看到小星星。
“嗯……然后呢?”可惜赛罗没懂,谁让光之国没有儿童节。
“……我想要礼物来着……”
“你是儿童??!”赛罗一脸惊讶。
“就当我是吧。”

赛罗仔细考虑了一下,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其实不能这么算,按照人类年龄我才16。”
“所以?”
“应该你给我礼物。”
“可是你按照奥特年龄来算的话都比我大好几千岁了!”
“比较总得放在同一水平线吧。”

捷德被套进去了,觉得赛罗说的有道理。

“那……你要什么?”捷德好奇地看着赛罗,他也挺想知道赛罗喜欢啥。
“手办。”赛罗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
“手办?闪光侠手办?你喜欢这个?”捷德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惊吓。
“不是闪光侠,我要我眼前这个等身手办。”
“啊?等……”

话还没说完就被赛罗给扛走了。

2
希卡利一整天都处在懵逼状态中。
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打开所有的柜子里面都有一颗糖。
从早上开始收集起来已经有20颗了。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
那个地球上有名的愚人节?
不对啊时间对不上,换算一下应该是儿童节。
谁会给我儿童节礼物?
我都不是儿童……

想到这一层的希卡利突然有些生气。
这难道是有人嘲讽他年纪大?
谁这么无聊?
还不如去嘲讽佐菲,他甚至还单身。

希卡利当即调出了监控,他一定要出犯人。
他设想过很多情况,泰罗啊,赛罗啊,佐菲啊之类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屏幕上是那么熟悉的银红配色。
梦比优斯。

“啊那个啊……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希望你能休息一会,不要太劳累了。可我又怕打扰到你工作,就只好放些糖果……不喜欢吗?”

希卡利去找梦比优斯询问的时候这个小战士还试图撒谎,被他耿直的目光给盯得不好意思,坦白了。
希卡利看着梦比优斯有些局促的目光,叹了口气。

真傻。

“喜欢啊,你给的都喜欢。不过我一个人吃会蛀牙,一起吃吧。”
“太好了!喜欢就好。”

刚刚还有些紧张的梦比优斯立马跳了起来,变成了未来状态。
毕竟奥特形态没法吃东西。

“希卡利不吃吗?”未来看着也变成人间体状态的希卡利,含着糖问道。
希卡利突然凑近在他的小战士嘴边舔了一下。

“嗯,真甜。”

3
“盖亚,今天儿童节。”阿古茹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吓得盖亚差点一脚绊倒。
“你想过?”盖亚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有点。”
“可我们……”
已经是老爷子了吧……
盖亚没有说出来。
“年轻的时候还没这个概念,现在有了我觉得可以补偿一下。”阿古茹一脸认真。

盖亚有些意外,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阿古茹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也行,可你要什么呢?”
已经和我梦他们分离的现今,作为奥特曼的形态存在于地球上,还能送什么礼物呢?
“我也不知道,随便都行。”
阿古茹只是想体验一下收到惊喜的快乐,他本人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盖亚皱眉思索了很久。

“那……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带着疑惑的表情非常可爱,让阿古茹老脸一红。
“好……那我也送你一个。”
“什么?”
“我自己。”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4
今天的正义大法官有点不一样。
怎么样的不一样呢?
对着高斯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杰斯提斯,有什么事吗?我看你好像很心不在焉。”高斯忍不住了,主动询问。
“也没啥,就是今天……”
“地球上的儿童节吧。”
“你怎么知道?”
“以前看武藏过过,每年除了他生日,基本上就是这天最愉快了吧。”高斯会想起以往,温柔地笑了,“怎么?你想过?”
“我才没有。”杰斯提斯有些别扭。
“我有准备哦。”
“嗯?”这让大法官着实有些吃惊和一丝期待,“是什么?”
“今晚的月色会很美。”

看着高斯,杰斯提斯笑了。

哪会美得过你。
不过,也不坏呢。